您的位置:首页 >> 反对邪教 >> 正文
浅谈邪教滋生蔓延的土壤
发布时间: 2018-08-21 新闻来源: 新陕网 (作者:影 华)   新闻人气: 96

 

            21世纪的人们,享受着“信息化”带来的福利,沐浴在网络广阔灿烂的海洋,无论眼界、视野,还是所谓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宗教观等等,都应当与这个时代一起,与时俱进。

  然而,邪教一如幽灵、瘟疫一样,通过变形、变体、变异,从自远古走来,阴暗鬼魅,似曾相识;一如苍蝇、蝗虫一般,灭而不绝,漫天飞舞,遗害万年。

  诸如“法轮功”、“全能神”“门徒会”等被明确为邪教的组织,或“转嫁”异国他乡,或潜入偏远山村“打游击”,或利用网络“造谣冒泡”,多年来在专门机关依法严厉打击下,仍然顽固存活,苟延残喘。

  邪教为何能够在思想、价值如此多元的社会环境下,在政府严厉打击遏制下,在被蒙蔽人群人财受损受害的报道屡见不鲜的现实下,却始终拥有生存的“土壤”、愚忠的“信徒”、不竭的受骗源泉?笔者以为,当从根子上探究一下邪教问题。

  传统文化“糟粕”的遗毒

  五千年的历史,孕育了中华民族灿烂辉煌的历史传统文化,也积诟了不少“沉渣”与“糟粕”,而深受其思想荼毒的人群不在少数,因此造就了封建迷信、民间巫术、邪教这些“奇葩”的生生不息与蔓延。

  受传统封建统治思想特别是“皇恩浩荡文化”“大罗神仙下界拯救文化”的影响过于深远,社会群体对于个体的奋斗意识和信心不足,常常寄希望于黄天在上、幂界神灵的馈赠与“提携”。

  这种朴素的对宗教的信仰,或准确说是个人的欲求,犹如“基因密码”一样,深植于很多国人心底,特别是那些在新旧历史交替的社会环境中受影响并成长起来的群体表现尤为明显。

  所以,无论高级知识分子,还是文盲,这个群体被所谓“文化”烙下的“印记”,在特定条件刺激、或引诱下,总会有意无意的发生一些反应,例如容易迷信,或误入邪教。

  法轮功、全能神这些邪教组织,比之正经宗教则不同,虽然从“教理教义”、从“理论体系”、从基本常识、从科学层面等方面来评价,可能是狗屁不通、胡拽乱扯,但是,他们却有一套比较系统的“习练体系”、“普及教程”,或者可说是“修仙修道”的“路线图”,普通大众,无论男女老幼,无论你是清华北大毕业,还是村小肄业,一看就能上手;且一个人在家、就能习练,一人示范、多人可练。

  在还没有被政府确定为邪教之前,他们是有很大市场的。因为他们门槛低,多多益善,勾勒给信徒的“蓝图”,能够使人“一飞冲天”的“暴发户”心理得到极大满足,参与感”“体验性”也较强。符合人们对皇恩文化、拯救文化的依附心理需求。

  所谓“有需求就有市场”,就如此理。即使被取缔,也仅是空间被压缩,市场仍在。

  社会心理的落差

  当前经济社会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在社会生活方方面面,在很多领域,还存在很多不尽人如意的情况,现行社会规则尚无法短时有效调控的地方,就是邪教组织渗透的“市场”。

  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别人依靠出生地域的差别、父母积累的财富、父母亲戚为官从政的资源……,比较轻易的就过着轻松、逍遥的生活,自己却一介草根,如浮萍一样,淹没在十几亿茫茫人海中?

  对贫富差距、社会资源分配不公的怨恨和偏激,没有一个即时有效的“疏通口”,一些人就会走上精神上的“自救”,必然会掉入邪教组织“量身定做”的“陷阱”。

  因为邪教组织的建立的基础,就是基于人的不公心理,为人们勾画一个“公”之梦。

  每个人都希望家庭和睦、事业顺心、老婆漂亮、孩子懂事……,有着对美好生活的殷切期盼,这是正常的社会心理。

  但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遭遇事业的失意、生活上的不如意,很多人在现实中不能面对、或者不敢面对、无力面对,转而寻求精神上的“自胜”,幻想通过做精神上的“巨人”,掩盖行动上“矮子”的现实,误入邪教、陷入其中,也就在所难免了。因为,即便要去皈依佛门、修习佛法,也是需要强大行动力和耐心的。

  而邪教在满足心理需求之余,还能给一些人带来所谓的“发展空间”,利益驱动下,这或许就是一部分人不但深陷邪教,且成为邪教组织“帮凶”的原因。

  现代社会,信息网络使社会生活日趋于“透明化”,很多负面社会现象、负能量的东西前所未有的、广泛呈现于世人面前,常常耳睹目染于贪污腐败、为富不仁、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子不赡老”、师失其品、医失其德、“老人倒地无人敢扶”、“好人得不到好报”等等不堪、不良的社会现象,会使一些天性善良,对社会充满美好愿景,对社会道德、公序良俗坚守遵从的人,逐渐丧失掉对社会道德价值的信心和向往,这部分人会转而“独善其身”,甚至萌发“挽救世人”之心。

  但是,道家、佛家弘扬的“积德行善、因果有报”,又不是那么“即时的显现”,正义有时候会迟到,公平有时候会缺席,坏人总是笑到最后才被惩治、甚至惩小于其恶。

  无疑,这又给了一些编织“个人修炼”“普度终生”陷阱的邪教组织“可乘之机”和广阔天地。

  “教主”们的“私货”

  各种邪教的“教主”们,怀揣对金钱美女、锦衣玉食、社会地位、社会影响之欲求 的“私货”,假以普度众生的“外衣”,魅惑世人,以满足私欲。而当邪教组织可以成为谋取私利、非法牟利、捞取资本,而且收益高效的一种途径时,邪教组织就会如同“牛皮”一样,存活于世。

  无论是法轮功、还是全能神,包括一干邪教组织,无论如何妄言他们 “神的儿子”, “神的仆人”,“神”也不会给他们一分钱、一粒米,一缕纱,而这些“教主”们又不能真的不吃饭、不穿衣,甚至需要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高品质生活。

  怎么办?羊毛出在羊身上。既然有人“信奉”,“教主”们就以“神的名义”“主的名义”,让“信徒”或是受骗的人们,供上钱财,甚至贡献身体情色,他们则堂而皇之地,代表“神”“主”来享用。

  而本来面目则是,这些邪教的“教主们”,从始至终,就把所谓“信奉”或引诱来的人群当做一只只“肥羊”“猎物”,用以满足自己欲望的血盆大口。

  在“教主”们金钱财物上的“欲望”被受骗的信徒们充分满足之后,名利和社会地位又逐渐成为“教主们”的新追求。

  比如,梦想取得合法地位,谋求政府的认可和支持,以期披上合法的外衣,积累社会资本、甚至政治资本,为满足自己私欲创造更加广阔的空间和渠道。

  最典型的就是“法轮功”,从1996年至997月被取缔时,教主“李洪志”一度梦想能够使法轮功组织在国内取得合法地位,以发展起来的法轮功组织为资本,积极谋求国外势力的支持,频繁搞“静坐”“围攻”、冲击党政机构。

  疯狂至极、谎言将破的时候,邪教的“教主”们往往会为自己找一个、或者找一些“主子”当靠山,为自己背后撑腰,或者说为自己“钱袋子”找来源。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反科学、反人类、反常识的邪教组织,最后一定会在实践的检验中,被人们唾弃、被时代遗弃、被律法制裁。

  邪教组织的“教主们”,一旦在国内无法容身,变成“丧家之犬”之后,往往会恼羞成怒、丧心病狂、无耻到极限,丧失掉基本的人格、国格,转投到境外敌对势力的“怀抱”,成为操作在别手中的一颗棋子。

  包装了“人权”“民权”“宗教自由”这些“外衣”的邪教电台、网站、各类地下组织、“代言人”就是这颗“棋子”的“新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如同小丑一般卖力演出,换取主子的供养。

  如此,邪教组织的“教主们”就开始名目张胆的成为国际政治角力中的“筹码”,即使是个“提线木偶”,即使终究难逃被“主子”遗弃的命运,也在所不惜。

  历史的车轮永远滚滚向前,人类对正义、正途和普世价值的追求,就像人类对阳光、空气的需求一样,从不会改变。

    光明终会荡涤一切阴暗,时间定会冲刷一切污秽,一切披着伪普世外衣的邪教组织,终将灭亡。